行业动态

传统雕塑与现代雕塑的辩证关系

任何事物必有前世今生,雕塑亦然,雕塑文化古今之分必然要联系不同的地域来分析。中国美术的大传统所追求的一种精神洒脱的文化内涵及刻意追求精神的含蓄的影响下,在中国人的审美情趣及生活方式作用下,中国传统雕塑作为民族精神物态化凝固的特定形式,体现出以意成象、象而寓意的特性。如:唐朝雕塑顺陵立狮,具有很多的理想成分。强调精神的含蓄,这其实就是一种“精神之雕塑”,注重精神的外在表现,而不注重事物本身的形体结构。这是中国传统雕塑的一大特征。

中国现代雕塑是属于变革时代的艺术,它作为一门独立的科类登上了艺术的宝殿,其实质就是在造型艺术领域中与中国社会现代化相匹配的一种精神文化运动,是视觉上具有现代审美特性的一种创造性活动。中国雕塑特别是在20世纪初受到西方文化的冲击后,雕塑门类更是层出不变,甚至出现了非雕塑之雕塑,而雕塑的名称也被拓宽成“立体艺术”及“空间艺术”等,这些迹象说明,现代雕塑是“变革的雕塑”。如青岛东海路群体雕塑中的《童眼看世界》,作为变革社会中的雕塑,体现出时代的特征和动态,以符号的形式,简练地表达了现代人内在的语言要素。在表现时代特征的前提下追求更深层次的艺术形态,这是现代雕塑的一大特征。

不管中国传统雕塑与现代雕塑在形式上看有多大区别,但我依然认为它们之间的关系是既对立又统一的。其原因体现为:第一,从时间和形式上来说,它们有对立的一面。第二,从历史与发展的形式上来说,它们之间有统一的一面。因为如果按历史延续的程序来说,很难分清传统与现代之间的明确界线,它们之间有一条延续不断的纽带牵连着。而我们之所以要划分出传统与现代这两个概念,无非是为了帮助我们分析艺术模式的分化及再生中的“质素”成分,以及它们的模式在延续不断运动中的重合状态。故而,中国雕塑的现代化是由传统形态向现代形态转换的过程,它们之间是没有明确的区分点的。

柯文(paul A.cohen)承认中国社会是一个“自身不断变化的实体,是有自己的运动能力和强有力的内在方向感。”而美国D·卡特(Dagny carter)也认为中国美术的发展是自身延续发展的运动。传统对现代来说就是一个剪不断的纽带,它无时无刻不存在于我们的身边,我们从小学到大学,打开的书本里就有历史。我们去旅游,古迹名胜也是祖先给我们留下来的传统文化遗产!我们的血液里流着传统,举手投足之间显示的还是传统,我们受传统的影响根深蒂固,我们的审美价值、我们的道德观念等等无不根植于传统、来源于传统,不管我们如何走在时代的前列,我们依然抛不开我们的传统。这些迹象说明中国现代雕塑是对传统雕塑总体上的继承和发展变革的结果,是受时代冲击及外来文化影响下对传统延续的一个现代化历史过程中的时代产物。

虽然,现代雕塑在变革中与传统有形式上的对立,但正如罗丹在《法国大教堂》中描写哥特式的风格所受到的遭遇的情况一样。几百年来,人们憎恨哥特式风格,其中最有影响的人物是大文豪伏尔泰及热爱自然的卢梭。但哥特式风格就如罗丹所言:“它还是对后世艺术发生潜移默化的深刻影响,这股水流几难察觉……但依然存在……”是的,中国新文化运动无论是如何强硬地向传统决裂,但传统依然影响着新文化运动。传统对我们来说是无法摆脱的。故而,现代雕塑中有传统雕塑的源泉,如《童眼看世界》以符号的形式出现,与传统雕塑有着很大的差别。艺术起源学中有关艺术起源于符号的一种说法,古昂曾经说过:“只有从年代学的角度入学,才能揭示旧石器时代的艺术始于抽象,后来渐趋写实,写实性在艺术中日益显示出来。”可以说符号形象对于人类来说并不陌生。但我们对这件雕塑作品感到陌生的原因,就源于艺术在发展过程中有一种连续性“中断”的能力。这也是现代雕塑为获取它的新生命以创造出“原始性”的状态,它似乎是传统雕塑却以和传统雕塑相对立的形式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这是现代雕塑为了寻找新生命的艺术所表现出来的一种态度,并不能说明它与传统雕塑是对立的,我们依然能在其中寻找到传统雕塑的痕迹。

但是,从时间的概念上来说,现代雕塑与传统雕塑却是对立的。因为时间是具有割断性的。可见,现代雕塑与传统雕塑之间的关系是相互对立又是相互联系的矛盾统一体。 我们处于变革的时代,现代意识形态领域正处于一个新旧交替的支点上。现代人为了寻找支靠点,把目光转向了传统文化,希望从传统文化中找到精神的依托。于是,便有了文化回归的现象。人们渴望汲取历史的沧桑感,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找到一个正当的理由和原因。但是,我认为没有必要去刻意追求传统,在艺术的创造中不存在强调延续性一词,我们应该认真对待现代雕塑与传统雕塑之间的关系。虽然历史的延续是必定的,但艺术本身所拥有的创造能力却是不可以扼杀的。只有具备超强的创造能力,走在时代的前列,才能使艺术成为一种永恒的记忆和精神原型而存在。

贝多芬走在了时代的前列,才使他的《命运交响曲》永垂不朽;孙中山先生一直随着时代的进步而进步,受到人们的敬仰。艺术也一样,只有永远走在时代的前列才能称之为艺术。谁也抛不开传统,我们也摆脱不了自己的传统,那我们就拖着传统这根纽带永远走在时代的前列,坚定信念,不需要回过头来向传统学舌,我们只需要汲取传统的精髓,来为我们创造前卫艺术作源泉。断章取义兴许也是一种对立中的统一。

上一篇:铸铜雕塑该怎么保养 下一篇:石雕雕塑最看重的是什么呢

Copyright 2018-2019 南京飞艺雕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0227294号   网站地图   XML地图